“大雪封山,救我狗命”:雪天获救送锦旗如此

发布时间: 2018-12-23

上海女大学生到浙江余姚自驾游,遭遇大雪被困山里,拨打110被当地派出所民警解困后,为感激当地民警,通过快递邮寄过来一面锦旗,上书“大雪封山,救我狗命”八个大字。这多少让人有点惊奇。

咱们再来看看口口声声说“好玩”的上海女大学生被民警救助时,是不是处在“好玩”的状态,在做“好玩”的事。这个女大学生拨打报警电话被民警救助时,由于自驾游遭受下雪,天黑路滑,车子卡在了狭窄的上坡路上,无奈掉头,也无奈前进,其跟同学被困。而民警是冒着道路湿滑、视线差的危险,开车40多分钟,又徒步三四百米找到她们,并让她们把车留在原地,乘警车先下山到当地一个镇的旅馆住下,第二蠢才将车开走的。任何人看了这个过程,估计都会得出论断,这件事到底“好玩”不“好玩”。

不可否认,随着互联网的发达跟遍布,人际交往的语言风格发生了很大的变革,一些人造出了不少新词,或者简化词语表白用意,这是时期的变更,作为个体很难制止得了。所有的也只能是跟上时代,适应潮流。然而,有些事件不会因为互联网时代新词始终呈现而改变其根本性质。比喻,对人的感谢,不是“好玩”就能调换得了的。

所谓的感谢,按照有关阐明,是一个人在获得别人的辅助、接受他人给予的鼓励或他人供应的方便、恩惠、利益,使本人得到提高、进步、完善、圆满、成功之后,出于心田的感谢之情,用言行向对方抒发谢意的举动。从这方面来说,感谢是一件很严肃的事,或者换句话说,必须要慎重其事。人们常说,“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”。对这个传述了多少千年的古训,咱们总不能也像上海女大学生那样,把其改为“滴水之恩,当狗命相报”吧。

青锋

对于寄递如此与众不同的锦旗,女大学生自称“不想弄得很严正,觉得这样写好玩”。而有关学者附和以为:“以往送锦旗都采用公文化语言、书面化语言,当初年轻人会用生活化、日常化的语言,这些带情感颜色的语言体现了一种更同等的交流。”青锋对此却不敢苟同。救人本身就是一件严肃的事件,怎么能就成了“好玩”?而把人比作狗,就是带有感情色彩的语言?就体现了一种更等同的交换吗?

有人早就说过,对感谢,要主动还要登门到对方单位或家里去,不要在对方上你家或在路上偶遇时,才忽然想起要感谢一下。只有稳重其事,才华说明你对他人的援助是非常重视的,说明你十分尊重别人的帮助。而这一上海女大学生自认为“好玩”,把自己的命等同于狗的命,来感谢冒着危险去打救她们的民警,显然对民警、对警察这一职业不够尊敬,显然不可取。

事实上,“救我狗命”这事不是不产生过。占领关报道证实,浙江东阳市公安局南市派出所,在去年11月赞助一位女士找回走丢的萨摩耶犬后,就收到过一面上书“救我狗命”的锦旗。与这位上海女大学生生所不同的是,当时民警帮助感谢者确切找回的是一条狗。而感谢者前面加了“破案神速”四个定语。如果拿这件事让前述的那位专业人士来评论,是否也会被称赞其带有感情色彩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