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县委书记落马三地同步整改 贵州 摒弃 看戏 心

发布时间: 2019-03-07

这次会议从早上10点持续开到下战书4点,参会的一名县委常委感慨:“工作以来第一次参加如斯‘动真刀真枪’的民主生活会。”

余越前在他工作过的三个地方都有违纪违法举动,违纪遵法细节令人触目惊心。早在任兴义市政府办公室主任时,余越前就曾因违纪而受到处分。组织对其不抛弃不放弃,可他非但不检查,反而变本加厉地任性妄为。在任副市长时,竟主动通过自己妹夫联系工程老板来承接某乡镇的建设项目,以从中收取“感谢费”。

民主生活会四次被打断:动摇摒弃“看戏”心理

把自己摆进去,专题民主生活会是最好的考试场。望谟县委书记李建勋刚照着稿子念到第三段,就被参会的省纪委副书记打断了:“要聚焦余越前案举一反三,管党治党短板在哪里?如何整改?”;在望谟县县长何正祥自我批评时,又被打断了,“你这对照检讨政治意识不强!”……仅望谟县的专题民主生活会,相关引导班子成员的发言就被打断了四次。

当天,同样动真格的专题民主生涯会在余越前曾任市委常委、常务副市长的兴义市和曾任县委副书记、县长的贞丰县同步召开。会前,三地亦同步召开了全县(市)党员干部警示教导大会。

整改关键是说到就做到。

因为在管党治党上的不作为、宽松软,导致全县还没有从余越前案的恶劣影响中走出来,干部不作为、慢作为景象突出,望谟县委书记李建勋被批评。作为县委一把手,贞丰县委书记陈湘飚不很好汲取余越前案件的教训,工作中存在形式主义、官僚主义问题,常在会上请求别人,而本人却不自动带头,在会上被批评。兴义市市长袁建林只把自己当市长,却忘了市委副书记、市政府党组书记的职责,存在只管业务不管干部的倾向,在会上被批评。

同时,各地还结合政治生态具体情形,联合实际抓整改,如望谟县在改变干部不作为气象上想对策,贞丰县在清理未招投标就动工建设名目高下功夫,等等。

原标题:一县委书记落马三地同步整改 贵州:摒弃"看戏"心理

在选人用人上,余越前大搞山头主义,党组织成了他封官许诺、培植个人势力的场所。对余越前唯命是从的干部,如望谟县委办原主任董世国、县水务局原局长黄德才、县教育局原局长袁铁等人,“带病”也要推荐提拔,对地方政治生态造成非常大的危害。更有甚者,和余越前一起非法牟利的同学“想让谁当灾后重建办主任谁就能当”。针对这个问题,三地围绕买官卖官、搞裙带关系、“带病提拔”、档案造假等现象来一次大清算,拿出过硬轨制,查处一批典范。

“余越前觉醒太晚,咱们的干部却可能早些警醒,决不能重蹈余越前覆辙。”贵州省纪委有关负责人表示,余越前案对其曾工作过的三地政治生态都产生了很大的负面影响,必须在更广更深层面推动“一案一整改”,扩大身边人身边事警示教育成果。

有交锋、有碰撞,既团结又弛缓,既尖锐又坦诚,大家会后感慨,这次红脸出汗,是以余越前案为“镜子”,在思维和灵魂深处认清、肃清余越前案的恶劣影响。

被一再“打断”后,三个县(市)党委及40余名班子成员,一一对比余越前案袒露的问题发展了不留情面、切中时弊的批驳和自我批评。

一案一整改,关键在整改。要通过深挖细查权力失控和体系机制失灵起因,把漏洞堵好,把整改的功课做实。

更为恶劣的是,2017年3月,余越前在接受省纪委约谈时交代了100万元的违纪问题。他当着谈话人员的面捶胸顿足、懊悔不已,表示愿退回全部违纪款,嚎啕大哭请求组织给予从新做人的机会。事实上在当天回到望谟县后,余越前就到处活动,找人订破攻守同盟,并找到一个工程老板索要100万元,准备用于上交省纪委。2个星期后,余越前主动到省纪委,谎称其妻子售卖了一套房产,已筹齐违纪钱款,愿如数上交,以表示自己彻底悔改之意。

督促开展一案三地同步整改,贵州省纪委监委为此下了不少工夫。

“余越前的违纪违法问题你是否关涉其中?余越前犯错误,你有没有义务?余越前守不住的底线你能不能守住?省委要求彻底肃清余越前糜烂案恶劣影响,你如何落实?”10月18日,贵州省望谟县委就县委原书记余越前腐败案召开专题民主生活会,到会领导的省纪委副书记4次打断县委书记和班子成员的发言,要求聚焦案情,把自己摆进去对照检查,防止置身事外空表态。

在贞丰县、望谟县任党政一把手后,余越前更是直接把权力当成谋取私利的工具。他守法将政府名目给指定的工程老板承接,以工程“返点”的情势获取利益,彻底走上借权敛财的不归路。

通过对余越前案进行深入剖析,各地查摆机制制度破绽,综合施策,“一个钉子一个眼”进行解决。

一个县委书记落马,三个县(市)的党员干部同时接收专题警示教育,党委领导班子成员同步逐一做对照检查,为何如此“兴师动众”?由于余越前案有其特殊性。

针对余越前案中依靠友人牟利的问题,各地要求领导干部围绕交友必须慎重,“友人圈”必需干净作出许诺。

(责编:蒋琪、曹昆)

组织岂容糊弄,玩火者必自焚!组织找余越前谈话,切实是给他一个自省自悟、知错悔过的机会。他却自作聪明,把组织杀人如麻的良苦用心当成能够蒙混过关的机遇,是错上加错、错加一等,付出惨痛代价是必定的。余越前最后感叹:“如果从新给我一次机会,我一定决定信赖组织、依附组织。可是,已经晚了。”

按照贵州省纪委监委出台的《对坚持标本兼治实行“一案一整改”的工作计划》及履行细则,在三县(市)同步召开的警示教诲大会上,宣读余越前处罚决定书和后悔录,对余越前典型违纪违法行动进行场景再现和分析,并结合近年在当地查处的重大腐烂案件,深挖当面的自恃心理、攀比心理、荣幸心理、从众心理,深挖背地的权利失控和系统机制失灵起因,把余越前为什么走向违纪违法深渊的心理特色讲清楚,把余越前对当地政治生态造成的破坏讲清楚。

“一把手搞腐朽,对一个地方政治生态的沾染尤为严格,清除其恶劣影响的任务尤为重要和艰巨。”贵州省委常委、省纪委书记、省监委主任夏红民表现,要提高政治站位、强化政治担当,努力而为、久久为功督促案发处所跟单位全面彻底肃清恶劣影响,使党员干部检身自省、放下包袱、干事创业。

“党委扛起整改主体责任,结合前期整改情况,进一步形成彻底肃清余越前案恶劣影响的专项整改打算,扎实推进整改,动态向社会公开整改情况。”省纪委参会领导恳求,州、县两级纪委要带走整改承诺,有针对性对照发展“回想看”跟“点穴式”监督检查。

整改承诺带走备查:“一个钉子一个眼”堵好漏洞

余越前,2017年4月,因涉嫌重大违纪被贵州省纪委破案审查;10月,被给予开革党籍、开革公职处分,其涉嫌犯罪问题线索移交司法机关处理;今年8月,司法机关查明认定其在企业经营、工程建设中收行贿赂1697万元,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3年。

一案三地同步整改:特殊案子的特别“对待”